Sitemap: http://www.bayburtgezi.com/sitemap.xml
您當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肅政務(wù)云  >  甘肅省直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 >  機關(guān)文苑

“如意甘肅”:從歷史深處走來(lái)

簽發(fā)時(shí)間:2020/12/10/ 14:44  來(lái)源:張建君

  今天的甘肅行政區劃如同一柄玉如意。

  如意甘肅,一個(gè)多彩多姿的省份,一個(gè)中華民族人文始祖的故里省份,一個(gè)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、華夏文明與西戎文明、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多元交融的開(kāi)放省份,一個(gè)長(cháng)江與黃河奔流、弱水三千入流沙的干旱省份,一個(gè)黃土高原、青藏高原、內蒙古高原三大高原與騰格里沙漠、毛烏素沙漠兩大沙漠碰撞匯集的獨特省份。

  如意甘肅,從歷史深處走來(lái)。

出土于秦安葉家堡的唐代三彩騎俑隊列

  歷史的深處

  如果不做深入的探究,對甘肅的印象你就很可能停留于牛肉面、讀者、黃河……這些外在的表象,而不能感受到她來(lái)自歷史深處的厚重感。

  就像鯀的治水一樣,在中下游的圍堵“九年弗績(jì)”,最終被“殛鯀于羽山”;他的兒子禹則“導河積石,至于龍門(mén)”,最終迎來(lái)了“維禹之功,九州攸同”的偉大業(yè)績(jì),被世世代代稱(chēng)為“大禹”。

  積石,就是今天的甘肅省臨夏州積石山縣,這里的縣名是全中國最長(cháng)的——甘肅省積石山保安族撒拉族東鄉族自治縣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積石山縣”),這里有積石山、西傾山、積石峽等《書(shū)經(jīng)》中多次提到的古地名?!队碡暋酚性疲?ldquo;西傾、朱圉、鳥(niǎo)鼠至于太華”,西傾、朱圉、鳥(niǎo)鼠都在甘肅境內,在這里浩浩蕩蕩的河水從海拔3000米-4000米漸落到1000多米,沖出壯觀(guān)的積石峽,告別青藏高原,走向黃土高原,開(kāi)始了成為黃河的偉大歷程。這里生活著(zhù)三個(gè)獨特的民族:保安族、撒拉族、東鄉族,他們的存在,豐富了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。

  在歷史過(guò)往中,甘肅這片土地,既孕育了伏羲、女?huà)z、秦始皇、岐伯、皇甫謐、張芝、李世民、李白……這些光照千秋的民族偉人,也產(chǎn)生過(guò)董卓、貂蟬、馬超、姜維、張濟、張繡、賈詡、龐德等《三國演義》中的傳奇群體;這里既擁有鳴沙山月牙泉、七彩丹霞、祁連雪山、夢(mèng)柯冰川、黃河三峽、涇渭并流、狼渡灘、老龍灣、萬(wàn)象洞、崆峒山、人間仙境扎尕那……這樣的山水傳奇;也擁有敦煌莫高窟、嘉峪關(guān)長(cháng)城、張掖馬蹄寺、武威銅奔馬、天祝天堂寺、臨夏劉家峽、甘南郎木寺、慶陽(yáng)周祖陵、平?jīng)鑫魍跄笇m、天水麥積山、蘭州讀者、會(huì )師圣地會(huì )寧、靖遠縣虎豹口……無(wú)數的人文奇跡。

  在壯美遼闊的河西走廊,“慷慨有大略、倜儻有異才”的王之渙,寫(xiě)下了“黃河遠上白云間,一片孤城萬(wàn)仞山。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(fēng)不度玉門(mén)關(guān)”的千古名篇;在驛騎如流星的隴右塞上,壯懷激烈的岑參寫(xiě)下了:“一驛過(guò)一驛,驛騎如星流。平明發(fā)咸陽(yáng),暮及隴山頭”的邊塞詩(shī)佳作;在《登隴》一詩(shī)中,豪情萬(wàn)丈的高適寫(xiě)出了“淺才登一命,孤劍通萬(wàn)里”的英雄情懷,與岑參一同成為盛唐邊塞詩(shī)派的擎旗者,就是詩(shī)意纏綿、終生抑郁的李商隱,在甘肅也寫(xiě)出了《安定城樓》“永憶江湖歸白發(fā),欲回天地入扁舟”的偉大悲歌。

  因此,從現在甘肅的地理地貌,特別是行政區劃所形成的“如意形態(tài)”追溯歷史,這不僅僅是對當下甘肅山川河岳的恰當描述,也是甘肅經(jīng)歷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久歷史進(jìn)程的漸次發(fā)展結果。

屬于大地灣一期文化的寬帶紋三足彩陶缽

  遠古的榮光

  甘肅是華夏文明的重要發(fā)祥地之一。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、女?huà)z、黃帝相傳都誕生在這里。

  大禹分封天下為九州的時(shí)候,甘肅省大部分屬雍、梁二州,舊稱(chēng)“雍梁之地”。傳說(shuō)中,大禹治水、分封九州的故址,就在今天蘭州市的九州臺?!渡袝?shū)·禹貢》有關(guān)雍州的描述:“黑水西河惟雍州:弱水既西,涇屬渭汭。漆、沮既從,灃水攸同。荊、岐既旅,終南、敦物至于鳥(niǎo)鼠。原隰厎績(jì),至于豬野。三危既宅,三苗丕敘。厥土惟黃壤,厥田惟上上,厥賦中下。厥貢惟球、琳、瑯玕。浮于積石,至于龍門(mén)西河,會(huì )于渭汭??椘だ?、析支、渠搜,西戎即敘。”書(shū)中的這些地名,基本上都在甘肅的當下存在?!渡袝?shū)·禹貢》一共記載大禹導了九個(gè)方向的河流,其中,導河積石、導弱水、導黑水都是在甘肅完成的水利工程。

  書(shū)中“導弱水,至于合黎,余波入于流沙。”弱水就是現在的黑河,“弱水既西”——因為黑河流經(jīng)合黎山,余波就流入了著(zhù)名的居延海——一個(gè)沙漠中時(shí)有時(shí)無(wú)的湖泊。河西走廊到了張掖段,就只是四座山所形成的地理傳奇了,南面是連綿不絕的祁連山,北面與之相對只有三座山:一座是孤零零的龍首山、一座就是合黎山,還有一座北大山隱藏在茫茫的沙漠戈壁之中,合黎山一度被認為是古代的昆侖山,是上古漢族傳說(shuō)中神話(huà)人物生活的仙境。史載,合黎山是上古燧人氏觀(guān)測星象,拜祭上天的三大處所之一。在當地人的傳說(shuō)中,正是大禹劈開(kāi)了合黎山,讓黑河水通過(guò)鎮夷峽流向居延海,才解決了河西走廊洪水泛濫的問(wèn)題。

  書(shū)中“導黑水,至于三危,入于南海。”這里的“黑水”就是敦煌境內的黨河和疏勒河,著(zhù)名的月牙泉、鳴沙山就是黨河所創(chuàng )造的沙漠奇跡。在《括地志》中說(shuō)沙州敦煌縣東南三十里,山有三峰,故曰三危山。人類(lèi)文明奇跡莫高窟就在三危山下。在遠古時(shí)代,到敦煌大約也就是到了天盡頭,向西、向北沙磧障路、有去無(wú)回。古人把敦煌至羅布泊一帶稱(chēng)為“南海戈壁”,大禹毫無(wú)疑問(wèn)是把黑水引向了浩渺無(wú)邊的南海戈壁,最終流向了羅布泊。

  結合《尚書(shū)·禹貢》中導河記載,說(shuō)明在堯舜禹的時(shí)代,甘肅就已經(jīng)是華夏文明的中心舞臺。史載五帝中之顓頊高陽(yáng)氏“西行于流沙”(在今敦煌附近),就是考察山川河岳以明時(shí)歷、以定山川社稷之神,按照現在的說(shuō)法大約是勘定國界吧。

嘉峪關(guān)城樓

  歷史的輝煌

  周人崛起于甘肅慶陽(yáng),周先祖不窋的陵墓就在甘肅慶城的黃土高原上,周先祖教民稼穡為后人奠定了堅實(shí)的發(fā)展基礎。秦人肇基于甘肅天水、隴南,位于甘肅禮縣的大堡子山遺址被證明就是著(zhù)名的秦西垂陵園,被考古界稱(chēng)為二十世紀繼敦煌藏經(jīng)洞和兵馬俑之后的又一重大發(fā)現。周莊王九年(前688年),秦國在邽戎、冀戎地區建立了歷史上最早的兩個(gè)縣——邽縣(天水麥積區南)、冀縣(今甘谷縣),迄今已有2700多年的歷史。秦人在克諧西戎的過(guò)程中,采取過(guò)與西戎通婚、交好等各種政策,經(jīng)歷了多難興邦的歷程,秦仲作為秦族的先祖之一,就是被西戎所殺?!肚乇炯o》記載:“西戎反王室,滅犬丘大駝之族。周宣王即位,乃以秦仲為大夫,誅西戎。西戎殺秦仲。”直到公元前659年,秦穆公即位,才“用由余謀伐戎王,益國十二,開(kāi)地千里,遂霸西戎”;有了穩定的后方,秦人由此掉頭東向,開(kāi)始了爭霸中原的進(jìn)取之路。秦昭王時(shí)秦朝在甘肅境內設隴西、北地二郡。在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歷史進(jìn)程中,甘肅始終是穩定的后方。

  西漢武帝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夏,霍去病在合黎山一帶殲匈奴主力3萬(wàn)余人,漢武帝在河西“列四郡,據兩關(guān)”,先是設立酒泉郡、武威郡,又從酒泉郡分設敦煌郡、武威郡分設張掖郡,另外設立玉門(mén)關(guān)、陽(yáng)關(guān),書(shū)寫(xiě)了大漢雄風(fēng)。在西漢時(shí)期,甘肅形成了“十郡并列、鑿空西域”的輝煌歷史,這十郡分別是:隴西郡、北地郡、武威郡、酒泉郡、天水郡、安定郡、武都郡、張掖郡、敦煌郡、金城郡。以甘肅作為基礎,沿著(zhù)游牧民族所開(kāi)辟的通道,張騫開(kāi)始了鑿空西域的偉大歷程,班超更是讓西域五十多個(gè)國家重新歸附了漢王朝,一條絲綢之路成為中國聯(lián)系世界的全新紐帶。

  在東漢時(shí)期,甘肅產(chǎn)生了我國古代最偉大的思想家之一,有著(zhù)“后漢三賢”美譽(yù)的王符(甘肅鎮原縣人),著(zhù)有《潛夫論》10卷。韓愈曾作《后漢三賢贊》,稱(chēng)贊其人,欽慕有加。在東漢享有“涼州三明”之稱(chēng)的度遼將軍皇甫規曾經(jīng)開(kāi)設學(xué)館14年,講授《詩(shī)》《易》,最早提出了“百姓是水,君主是船”的政治理念,后來(lái)被李世民升華為“水能載舟亦能覆舟”的名言。世人常講,君子之澤三代而斬,但平?jīng)龌矢σ蛔遄詵|漢至晉朝內文外武、人才輩出,最終成就了中國歷史上最有風(fēng)骨的一代宗師——皇甫謐?;矢χk26歲就根據漢前紀年殘缺,博案經(jīng)傳,旁采百家,寫(xiě)出了《帝王世紀》《年歷》等著(zhù)作,40多歲就成為晉朝最偉大的學(xué)者之一,享有崇高的社會(huì )影響,編撰了《歷代帝王世紀》《高士傳》《逸士傳》《列女傳》《元晏先生集》等一系列著(zhù)作,是名副其實(shí)的一代儒宗。他潔身自好、終身不仕,曾經(jīng)倡言“非圣人孰能兼存出處,居田里之中亦可以樂(lè )堯舜之道”,更成為中國古代知識分子遺世獨立的一個(gè)代表人物。在《晉書(shū)》中,唐朝名相房玄齡等予以了高度評價(jià),說(shuō)他:“軒冕未足為榮,貧賤不以為恥,確乎不拔,斯固有晉之高人者歟!”

  詩(shī)意的隴右

  唐貞觀(guān)元年(627年)以隴山為地理標志,置隴右道,“東接秦州,西逾流沙,南連蜀及吐蕃,北界朔漠”(《唐六典》卷三),所轄二十一州,相當于現在甘肅、青海湖以東,咸海以東蔥嶺地區以及新疆大部,甘肅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隴”就是這個(gè)原因,文人更喜歡稱(chēng)為“隴右”。按照史學(xué)家陳寅恪的說(shuō)法,西魏、北周、隋、唐的皇帝都出自關(guān)隴集團。唐王朝統治者李淵出身于西魏,以“西涼武昭王”李暠為始祖,公開(kāi)宣稱(chēng)自己祖籍甘肅隴西,一時(shí)間天下李家出隴西,現在甘肅隴西縣還建有“李氏龍宮”。

  秦皇漢武開(kāi)疆拓土、風(fēng)起云涌,但詩(shī)文詞賦遺世較少;唐宗宋祖繼往開(kāi)來(lái)、功業(yè)稍遜,但詩(shī)文詞賦不乏傳世之作。如宋太祖趙匡胤的《詠日詩(shī)》,“未離海底千山黑,才到天中萬(wàn)國明”“欲出未出光辣撻,千山萬(wàn)山如火發(fā)。須臾走向天上來(lái),逐卻殘星趕卻月”,一看就有非凡的抱負和偉大的意向。宋太祖趙匡胤曾經(jīng)奔波在陜甘道上多年,相傳,有一次在原州潘原縣(今甘肅平?jīng)觯└F困潦倒,與當地人賭博以自救,結果被打翻在地、搶得身無(wú)分文,只能到寺院里偷吃瓜果,后來(lái)寺院的和尚認為他有非凡器宇,不但給予路費支持而且指引了人生的方向。誰(shuí)能夠想象,自此他一路順風(fēng)順水,最終陳橋兵變黃袍加身成了大宋的開(kāi)國皇帝。很多人以為趙匡胤不過(guò)是一介武夫,事實(shí)上,他好學(xué)不倦、酷嗜讀書(shū),跟隨周世宗攻打淮南,被別人檢舉私運金銀財寶有數車(chē)之多,周世宗派人檢查,打開(kāi)箱子只有書(shū)籍數千卷。

  開(kāi)創(chuàng )貞觀(guān)盛世的李世民不僅只會(huì )打打殺殺。李世民在《全唐詩(shī)》中留有近百首佳作,著(zhù)有文集四十卷。公元618年,時(shí)年20歲的李世民第一次領(lǐng)軍應敵,在淺水原之戰中被西秦霸王薛舉偷襲大敗。在薛舉病逝后,李世民抓住機會(huì ),與薛舉之子薛仁杲再戰淺水原,最終降服了薛仁杲。多年后,當他再次經(jīng)過(guò)淺水原,寫(xiě)下了有名的《經(jīng)破薛舉戰地》,詩(shī)中寫(xiě)到“昔年懷壯氣,提戈初仗節。心隨朗日高,志與秋霜潔。移鋒驚電起,轉戰長(cháng)河決。營(yíng)碎落星沉,陣卷橫云裂。”可以想見(jiàn)李世民的少年壯志與對戰爭的深刻記憶。他既有雄才大略,更是劍膽琴心。在《賦得弱柳鳴秋蟬》中,他能寫(xiě)出“散影玉階柳,含翠隱鳴蟬。微形藏葉里,亂響出風(fēng)前”,這樣觀(guān)察入微的絕句;在《餞中書(shū)侍郎來(lái)濟》中,他有“云峰衣結千重葉,雪岫花開(kāi)幾樹(shù)妝。深悲黃鶴孤舟遠,獨嘆青山別路長(cháng)”這樣深情的送別,實(shí)為李白“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(jiàn)長(cháng)江天際流”的先聲。

  這一時(shí)期,李白、杜甫、王維、崔顥、岑參、高適、李頎、王昌齡、王瀚、王之渙等都創(chuàng )作了描述甘肅風(fēng)物的邊塞詩(shī)。杜甫因為安史之亂,在秦州(今天水市)避禍,寫(xiě)下了膾炙人口的《秦州雜詩(shī)二十首》,發(fā)出了“何時(shí)一茅屋,送老白云邊”的感嘆。王維在從軍赴涼州河西節度使幕府時(shí),寫(xiě)出了“大漠孤煙直,長(cháng)河落日圓”千古名句。

  甘肅的由來(lái)

  事實(shí)上,“甘肅”—這個(gè)名字出現在1000年前后的西夏政權,李元昊設“甘肅監軍司”,管轄甘州、肅州,駐地甘州。這就是“甘肅”這個(gè)名字的最早由來(lái)。公元1226年成吉思汗的軍隊兵分東西兩路向西夏夾攻,連續攻陷沙州、肅州,成吉思汗親率大軍攻陷甘州,降服涼州守將斡扎簣,全面占領(lǐng)河西走廊。1227年8月25日,因圍獵受傷,駐扎在六盤(pán)山下的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病逝,他留下了三條遺囑,其中“利用宋金世仇借道宋境,聯(lián)宋滅金”的計謀,被其子窩闊臺和拖雷成功實(shí)施,隨之西夏滅亡。元代的甘肅行省管轄范圍非常大,大約包括今天的甘肅大部、青海東北部、內蒙古、寧夏,以及陜西北部的部分地區。

  元朝河南王、左丞相王保保屯兵十萬(wàn)于陜甘一帶,成為元明逐鹿的最后砥柱。在蘭州市黃河北岸至今殘留著(zhù)“王保保城”,他多次擊敗明軍,威震中原。洪武五年,朱元璋兵分三路出擊元朝殘存勢力,王保保于嶺北之戰擊敗徐達大軍,大大震懾了明王朝,“自是明兵希出塞矣”,使“元朝幾于中興”;只有西路宋國公馮勝收復蘭州、河西走廊,遂劃關(guān)為界、無(wú)復漢唐經(jīng)營(yíng)西域的雄心壯志。史論:“洪武五年,宋國公馮勝下河西,乃以嘉峪關(guān)為限,遂棄敦煌焉。”明朝所攻取的地區恰與元朝甘肅行省所直接控制的地界相吻合,明不能進(jìn),元無(wú)所退,這就是甘肅地理的重要和獨特之處。

  在元朝敗亡后,有不少元朝的王族望族,都只能選擇隱身于甘肅黃土高原的溝溝峁峁,重新成為普通百姓家。這樣的民間傳說(shuō)在甘肅有許多,如會(huì )寧縣郭城鎮傳為元朝皇族的“黑虎趙家”,平川區小水村張氏自稱(chēng)是元朝“三狼王”的后裔……在涇川縣還驚現了完顏村,據傳都是金朝金兀術(shù)的后裔,至今不演不唱有關(guān)岳飛的戲劇……所有這些,都成為隱藏在黃土高原上的歷史秘密。

  在戰火洗禮之后,甘肅各地人煙稀少,現在大多數甘肅人追溯祖籍,基本上都會(huì )講祖上來(lái)自山西大槐樹(shù),這正是明太祖朱元璋強制移民戍邊政策的結果。在甘肅臨潭縣、卓尼縣等地,徐達、常遇春等明朝開(kāi)國將領(lǐng)被當地人稱(chēng)為“十八龍神”予以供奉,當地很多居民至今還唱著(zhù)《茉莉花》等江南小調,保留著(zhù)江南人的生活習慣,自稱(chēng)祖上來(lái)自江南應天府(南京)某某巷,現在這里是藏族同胞為主的地區??梢?jiàn),中華一體,原無(wú)南人北人之分,南北朝時(shí)期北人南渡,大明朝南人北遷,民族的融合自在其中了。

  朱元璋封十四子朱楧為肅王,設藩于甘州(今張掖市)。建文元年(1399年)肅王朱楧由于“甘、肅兵變不常”,請求內徙蘭州,自此肅王在蘭州傳九世十二王,歷251年。明崇禎十六年(1643年)九月,李自成派大將賀錦西征蘭州,末代肅王倉皇逃出城外被擒殺,其王妃顏氏、顧氏無(wú)路可逃,遂撞肅王詩(shī)碑而歿,雙雙葬于詩(shī)碑之下。后人將此詩(shī)碑喚作“碧血碑”。后來(lái),清陜甘總督左宗棠建烈妃廟,為“碧血碑”撰聯(lián):“一抔荒土蒼梧淚,百尺高樓碧血碑。”

  乾隆二十九年(1764年),陜甘總督衙門(mén)移駐蘭州府,裁減甘肅巡撫,蘭州從此成為“節制三秦、懷柔西域”的西北政治、軍事重鎮。在清朝統治時(shí)期,甘肅的轄區面積仍然非常大,包括甘肅寧夏的全境、青海東部、新疆東部以及內蒙古的西部地區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我國開(kāi)啟了國家工業(yè)化現代化的歷史進(jìn)程,河西走廊和祁連山的資源開(kāi)發(fā)加速了河西城市群的形成,自此,甘肅形成了14個(gè)市州、86個(gè)縣區的全新行政格局,迎來(lái)了全新的發(fā)展機遇。

責任編輯:蔡鵬
關(guān)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(lián)系我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
版權所有: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 網(wǎng)站制作:甘肅新媒體集團每日甘肅網(wǎng)
中文域名:甘肅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備案編號:隴ICP備2022001803 投稿郵箱: gsjgdjwtg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