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bayburtgezi.com/sitemap.xml
您當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肅政務(wù)云  >  甘肅省直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 >  黨史博覽

《實(shí)踐論》《矛盾論》的指導作用永放光芒

簽發(fā)時(shí)間:2018/03/15/ 17:34  來(lái)源:新華網(wǎng)

  核心提示:縱觀(guān)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近40年的歷史足跡,我們黨在理論上的每一個(gè)重大突破,在政策上的每一次重大調整,在實(shí)踐上每一步重大舉措的實(shí)施,都是解放思想、實(shí)事求是的結果,無(wú)一不閃爍著(zhù)中國特色、中國風(fēng)格和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的光輝。這都與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哲學(xué)闡述一脈相承的。

  那是在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1937年7、8月間,就在抗日戰爭全面爆發(fā)的硝煙戰火中,毛澤東同志在陜北的窯洞中寫(xiě)下名篇巨著(zhù):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。悠悠歲月,正道滄桑。80年過(guò)去了,但歷史的年輪并沒(méi)有磨滅《實(shí)踐論》《矛盾論》的思想理論光輝。

  回望過(guò)去、展望未來(lái),我們由衷感到“兩論”作用巨大,將永放光輝。

  一、“兩論”作用巨大

  毛澤東同志所寫(xiě)下的這“兩論”,在我黨歷史進(jìn)程中所起到的作用,是全黨確立正確思想路線(xiàn)的指南。

  一是“兩論”使毛澤東思想得到豐富和完善。研讀“兩論”,我們會(huì )看到,“兩論”絕不是一般的經(jīng)驗總結,而是把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與中國革命具體實(shí)踐相結合的典范,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,從哲學(xué)層面上展開(kāi)的經(jīng)驗總結和理論闡述。因此,這種總結是系統的而不是零碎的,是整體的而不是局部的,是深入本質(zhì)的而不是止于現象的。“兩論”已經(jīng)從經(jīng)驗上升成為理論,成為十分寶貴的理論形態(tài),成為哲學(xué)論著(zhù)。既是對革命實(shí)踐的哲學(xué)總結,又是專(zhuān)門(mén)的哲學(xué)論著(zhù),這種兩重性,正是“兩論”的一大特色。而這種特色也就決定了“兩論”在毛澤東思想豐富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起著(zhù)特殊重要作用,它既為毛澤東思想體系提供堅實(shí)的哲學(xué)基礎,又使得毛澤東思想得到豐富和完善。這是“兩論”理論意義的突出體現和主要標志。

  我們知道,毛澤東同志對中國革命實(shí)踐中一系列獨創(chuàng )性經(jīng)驗的概括,主要得益于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。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(shí)期,毛澤東對中國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、革命性質(zhì)、革命對象、革命的領(lǐng)導階級和同盟軍、革命的斗爭形式和發(fā)展道路所做的深刻分析和精準判斷,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,無(wú)一不是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這一理論武器的結果。紅軍長(cháng)征勝利到達陜北后,毛澤東就在百忙中撰寫(xiě)了《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》、《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(wèn)題》等著(zhù)作,在政治路線(xiàn)和軍事路線(xiàn)等一系列重大問(wèn)題上形成了新的思想。但一定的政治路線(xiàn)和軍事路線(xiàn)是以一定的思想路線(xiàn)為基礎的,僅有對錯誤的政治路線(xiàn)和軍事路線(xiàn)的批判,還不可能徹底克服其錯誤和影響,因此還必須從思想路線(xiàn)上對黨內存在的各種各樣的錯誤思想,特別是“左”傾教條主義進(jìn)行徹底批判和清算。寫(xiě)作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正是為了解決這一重大任務(wù)。這“兩論”就既從哲學(xué)層面為已經(jīng)初步形成的毛澤東思想打下堅實(shí)基礎,而且也豐富完善了這一思想,還為日后繼續發(fā)展這一思想奠定了堅實(shí)基礎?!墩摮志脩稹贰稇馉幒蛻鹇詥?wèn)題》相繼誕生。在新中國成立后,毛澤東提出的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和“一化三改”的任務(wù),以及后來(lái)在總結國內外經(jīng)驗基礎上形成的正確處理十大關(guān)系和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思想,也無(wú)一不是運用“兩論”精神、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這一理論武器的結果。由此而說(shuō),“兩論”使毛澤東思想得到豐富和完善,是極為客觀(guān)的。

  二是“兩論”使全黨的黨員隊伍思想得到洗禮和升華。馬克思說(shuō)過(guò):“任何真正的哲學(xué)都是時(shí)代精神上的精華”,“是文明的活的靈魂。”毛澤東同志的“兩論”就是這樣的“精華”,“是文明的活的靈魂。”它使全黨干部思想得到洗禮和升華。

  “七七事變”后的時(shí)期里,紅軍部隊陸續開(kāi)赴前線(xiàn)。而在延安,抗大正準備辦一個(gè)青年干部培訓班。這批青年學(xué)生將經(jīng)過(guò)3個(gè)月的短期培訓,準備在今后幾年做政治輔導工作。由于哲學(xué)基礎知識培訓的需要,在黨中央的要求下,毛澤東同志在日理萬(wàn)機的工作中騰出時(shí)間,比較集中地對中國革命的歷史經(jīng)驗進(jìn)行了深入的哲學(xué)思考和理論概括。就在十分艱苦的條件下,在窯洞里用幾個(gè)星期時(shí)間寫(xiě)成了簡(jiǎn)明扼要、意蘊深刻的哲學(xué)講義,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就是在這樣的時(shí)代狀況和歷史情景中完成的。更為直接原因則如《毛澤東選集》第1卷所收入的《實(shí)踐論》一文的題解所說(shuō),毛澤東寫(xiě)作《實(shí)踐論》是基于“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內,曾經(jīng)有一部分教條主義的同志長(cháng)期拒絕中國革命的經(jīng)驗,否認‘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而是行動(dòng)的指南’這個(gè)真理,而只生吞活剝馬克思主義書(shū)籍中的只言片語(yǔ),去嚇唬人們。還有另一部分經(jīng)驗主義的同志長(cháng)期拘守于自身的片斷經(jīng)驗,不了解理論對于革命實(shí)踐的重要性,看不見(jiàn)革命的全局,雖然也是辛苦地——但卻是盲目地在工作。這兩類(lèi)同志的錯誤思想,特別是教條主義思想,曾經(jīng)在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四年使得中國革命受了極大的損失,而教條主義者卻是披著(zhù)馬克思主義的外衣迷惑了廣大的同志。毛澤東的《實(shí)踐論》,是為著(zhù)用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觀(guān)點(diǎn)去揭露黨內的教條主義和經(jīng)驗主義——特別是教條主義這些主觀(guān)主義的錯誤而寫(xiě)的,因為重點(diǎn)是揭露看輕實(shí)踐的教條主義這種主觀(guān)主義,故題為《實(shí)踐論》。毛澤東曾以這篇論文的觀(guān)點(diǎn)在延安的抗日軍事政治大學(xué)作過(guò)講演。”《矛盾論》寫(xiě)作的直接原因同《實(shí)踐論》一樣,是“為了同一的目的”,也是為了反對黨內存在的主觀(guān)主義特別是嚴重的教條主義,為提升黨的干部的思想水平,為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正確地領(lǐng)導現代中國的革命提供世界觀(guān)和方法論的工具。也正是有了“兩論”起家,正是有了這樣的“工具”,使得延安黨的干部經(jīng)受思想洗禮,使得全黨的思想理論水平大有提高, 不僅知道左、右傾機會(huì )主義是錯誤的而且知道錯在哪里, 為什么是錯誤的, 從而增強了識別真假馬克思主義的能力, 增強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實(shí)際相結合的本領(lǐng),“唯上”“唯書(shū)”“唯外”,教條主義、主觀(guān)主義得到了根除,在推動(dòng)馬克思主義中國化、取得抗戰戰略反攻中彪炳史冊,也為解放戰爭和新中國的建立培養大批中堅、骨干和棟梁之才。

  三是“兩論”使中國革命、建設和改革得到指導。先說(shuō)革命。在那抗日戰爭的勝利,蘊含著(zhù)毛澤東軍事思想的指引,也包含著(zhù)哲學(xué)思想的運用。其中,與國民黨既合作又斗爭,就是矛盾同一性與斗爭性的原理的運用,而建立廣泛的統一戰線(xiàn),則是抓主要矛盾學(xué)說(shuō)的體現。解放戰爭期間的戰略防御、戰略進(jìn)攻和戰略決戰三個(gè)階段決策的確立,戰略決戰中首先從遼沈戰役開(kāi)始,遼沈戰役中攻打長(cháng)春還是攻打錦州,選擇攻打錦州,都是以哲學(xué)思想為基石的毛澤東軍事戰略的運用。在建設時(shí)期,從毛澤東本人所著(zhù)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、《關(guān)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(wèn)題》,到156項重點(diǎn)項目的確定與實(shí)施,再到“大三線(xiàn)”建設的開(kāi)展,以及“兩彈一星”的研發(fā)等,無(wú)一不體現著(zhù)毛澤東哲學(xué)思想的指導。按當時(shí)大慶人所說(shuō),那是“靠‘兩論’起家”??!再說(shuō)改革,近40年前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確定的把黨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經(jīng)濟建設上來(lái),吹響改革開(kāi)放的沖鋒號,作為改革開(kāi)放總設計師的鄧小平在會(huì )上所作改革開(kāi)放動(dòng)員令——《解放思想,實(shí)事求是,團結一致向前看》,通篇都體現著(zhù)“兩論”中的基本觀(guān)點(diǎn),即“實(shí)事求是”“一切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”等。而改革,先從農村開(kāi)始,這正是建立在對當時(shí)中國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分析基礎之上的。直到黨的十八大提出的“五位一體”戰略總布局,和此后的“四個(gè)全面”戰略布局的提出,都浸透著(zhù)鮮明的哲學(xué)思想??v觀(guān)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近40年的歷史足跡,我們黨在理論上的每一個(gè)重大突破,在政策上的每一次重大調整,在實(shí)踐上每一步重大舉措的實(shí)施,都是解放思想、實(shí)事求是的結果,無(wú)一不閃爍著(zhù)中國特色、中國風(fēng)格和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的光輝。這都與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哲學(xué)闡述一脈相承的。

  二、“兩論”永不過(guò)時(shí)

  “兩論”著(zhù)述于80年前。斗轉星移,世事滄桑。80年來(lái),世界形勢發(fā)生了極為深刻的變化,中國面貌更是發(fā)生了翻天覆地“虎踞龍盤(pán)今勝昔”的變化。那么時(shí)代發(fā)展到今天,“兩論”還有沒(méi)有它的理論意義和實(shí)際價(jià)值?答案是不言而喻的。雖然,“兩論”中的某些具體材料和事例可能會(huì )過(guò)時(shí),但它所揭示的哲學(xué)思想,所闡明的基本原理,所體現的馬克思主義的立場(chǎng)、觀(guān)點(diǎn)、方法永遠也不會(huì )過(guò)時(shí)。這是馬克思主義世界觀(guān)和方法論的必然要求。

  一是“兩論”概括的真理,真理是永遠昭示著(zhù)未來(lái)。“兩論”發(fā)表時(shí)的中國,正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的歷史條件下,如何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(shí)踐相結合,形成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進(jìn)行革命的正確的指導思想,是一個(gè)極為艱巨和十分復雜的理論創(chuàng )新任務(wù)。我們黨內曾長(cháng)時(shí)間地存在著(zhù)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教條化、把共產(chǎn)國際決議和蘇聯(lián)經(jīng)驗神圣化的嚴重錯誤傾向。王明等左傾機會(huì )主義給中國共產(chǎn)黨和中國革命帶來(lái)了極大損失;黨內“唯書(shū)”、 “唯上”、“唯外”,生吞活剝馬克思列寧主義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中的只言片語(yǔ),無(wú)視中國革命的具體實(shí)際和實(shí)踐邏輯的思潮也十分嚴重。紅軍長(cháng)征與黨中央到達陜北之際,面臨著(zhù)尋找出路、尋找真理、尋找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(shí)際相結合的道路。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!歷史任務(wù)落到毛澤東同志的身上。他不負使命,夙夜在公、終日操勞,寫(xiě)下不朽名著(zhù)——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。在這“兩論”中,概括很多真理:“實(shí)事求是”、“一切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”;認識過(guò)程的第一次飛躍——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,認識過(guò)程的第二次飛躍——由理性認識能動(dòng)地飛躍到實(shí)踐;實(shí)踐是認識的源泉、實(shí)踐是認識的動(dòng)力、實(shí)踐是認識的目的;對立統一規律是辯證法的實(shí)質(zhì)和核心的思想;內因與外因、主觀(guān)與客觀(guān),理論與實(shí)踐相統一的思想;“對具體矛盾進(jìn)行具體分析”、“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”、“做好矛盾轉化工作”,以及領(lǐng)導方法中“沒(méi)有調查就沒(méi)有發(fā)言權”“一般號召與個(gè)別指導相結合” “領(lǐng)導與群眾相結合”“ 一定要抓好典型”等等。這些都已成為至理名言,乃至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干部隊伍和許許多多民眾中有口皆碑。更為重要的是,這些真理一直指導著(zhù)我們黨的治國理政之對策與行動(dòng),規范著(zhù)黨的干部隊伍的言行舉止。因此,“兩論”永遠不會(huì )過(guò)時(shí)。

  二是“兩論”揭示規律、把握規律、運用規律。紅軍萬(wàn)里長(cháng)征到達陜北之前,共產(chǎn)黨和共產(chǎn)黨所領(lǐng)導的軍隊,已經(jīng)經(jīng)歷兩次國內革命戰爭。充滿(mǎn)著(zhù)重大失誤的教訓,特別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,共產(chǎn)黨充滿(mǎn)著(zhù)多少血和淚的痛心教訓!以王明為代表的“左”傾機會(huì )主義,是導致革命遭受挫折的真正原因。在黨的歷史上右傾機會(huì )主義和“左”傾機會(huì )主義雖在政治上表現不同,但在思想路線(xiàn)上有其共同點(diǎn),這就是理論脫離實(shí)際、主觀(guān)背離客觀(guān)。毛澤東同志于此時(shí)講《實(shí)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,并不是一時(shí)心血來(lái)潮,也不僅限于對學(xué)員培訓所用,而是用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(guān)、方法論,從哲學(xué)上對國內革命戰爭特別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經(jīng)驗進(jìn)行總結,找出導致革命遭受挫折的根本原因,特別是找出共同的帶規律性的東西。他幫助全黨找到了,找到了許許多多帶有根本規律的東西。這就體現出,實(shí)踐—認識—再實(shí)踐—再認識的人們認識發(fā)展的總規律;內因與外因、主觀(guān)與客觀(guān)相互作用的規律;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及其相互轉化規律;主要矛盾與次要矛盾、主要矛盾方面與次要矛盾方面在一定條件下相互轉化規律;共性與個(gè)性、一般與特殊,矛盾同一性與斗爭性規律等等。而規律,則是自然界和社會(huì )現象之間必然、本質(zhì)、穩定和反復出現的關(guān)系,它決定著(zhù)事物發(fā)展的必然趨向。規律也即法則,法則不可違,規律不可抗。而當全黨認真學(xué)習“兩論”,升華對這些離不開(kāi)、繞不過(guò)的規律的認識時(shí),就會(huì )擺脫盲目走向自覺(jué)、遠離糊涂更為清醒,祛除愚笨變得聰明,就會(huì )充滿(mǎn)睿智、充滿(mǎn)遠見(jiàn)、充滿(mǎn)成功。因此說(shuō),“兩論”的辯證思維和創(chuàng )新思維永遠是全黨的寶貴財富。

  三是“兩論”就像航標,航標永遠照亮前程。大海航行靠舵手,舵手掌舵看航標?;仡欉^(guò)往的80年,展望未來(lái)新階段,我們會(huì )看到,“兩論”就像航標一樣,永遠照亮我們黨和國家事業(yè)的前程。

  1937年7、8月間,“兩論”問(wèn)世后,中國革命的面貌發(fā)生了根本改變。從此,中國革命擺脫了遭受挫折的陰影,走上了一條充滿(mǎn)陽(yáng)光的勝利大道。在“兩論”這一“航標”的指引下,以及經(jīng)過(guò)延安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的洗禮,全黨高舉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大旗,堅持唯物主義,反對唯心主義;堅持辯證法,反對形而上學(xué);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,反對主觀(guān)主義特別是教條主義,思想統一,步調一致,這就為抗日戰爭乃至整個(gè)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,奠定了堅實(shí)的思想基礎。“兩論”不僅是我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(shí)期以及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和建設時(shí)期取得勝利的“航標”,而且也是新時(shí)期我們進(jìn)行改革開(kāi)放、進(jìn)行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所必須重視的“航標”。有了它,應用它,我們的前程就會(huì )行穩致遠,走向光明未來(lái)。

  三、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系列重要講話(huà)精神和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“兩論”在當代的發(fā)展和運用

  習近平同志在其長(cháng)期從政的歷程中,憑籍其厚重的理論造詣,憑籍其對“兩論”精神的全面把握和運用,在幾十年的工作崗位上貫徹了辯證唯物主義、歷史唯物主義的世界觀(guān)和方法論,特別是走上總書(shū)記崗位后,運用“兩論”提供的實(shí)踐學(xué)說(shuō)和矛盾學(xué)說(shuō),堅持哲學(xué)思維、系統思維、歷史思維、現實(shí)思維、問(wèn)題思維、辯證思維、創(chuàng )新思維等,運用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立場(chǎng)、觀(guān)點(diǎn)和方法,洞悉中國、觀(guān)察世界,把握時(shí)代大趨勢,回答實(shí)踐新要求,順應人民新期待,圍繞改革發(fā)展穩定、內政外交國防、治黨治軍治國發(fā)表了一系列講話(huà)和理論闡述,形成了完備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。這是毛澤東思想的繼承和發(fā)展,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理論創(chuàng )新成果。其中,就包含著(zhù)對“兩論”的堅持和運用。

  《實(shí)踐論》中認識以實(shí)踐為基礎、實(shí)事求是的哲學(xué)思想,不但是當時(shí)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指導思想,也是當代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指導思想;不但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內容,也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思想理論的重要根本基礎。細細品味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,我們會(huì )看到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提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(fā)展思想;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,以堅持和發(fā)展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為主題、以總布局各領(lǐng)域創(chuàng )新理論為支撐的治國理政新思想,以中國夢(mèng)為戰略目標、以“四個(gè)全面”為戰略布局、以“一帶一路”為戰略延伸、以國家安全和強軍為戰略保障的治國理政新戰略,無(wú)一不是從當代中國實(shí)際出發(fā)、實(shí)事求是的成果??梢哉f(shuō),離開(kāi)中國實(shí)際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既不可能創(chuàng )建這些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,而且中國也不會(huì )有砥礪奮進(jìn)五年的巨大進(jìn)步和繁榮發(fā)展,更不會(huì )深受黨內外、國內外如此高度好評與點(diǎn)贊。比如,毛澤東同志在《實(shí)踐論》中所揭示出的“本質(zhì)方法論”,在習近平治國理政新思想中得到切切實(shí)實(shí)的體現。他看到,黨內腐敗現象極其嚴重,透過(guò)現象看本質(zhì),透過(guò)現象抓本質(zhì)。本質(zhì)是什么?本質(zhì)就是相當一些黨員干部包括高級領(lǐng)導忘掉初心、放棄理想。于是,以他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嚴懲腐敗分子的同時(shí),標本兼治、固本圖新,持續開(kāi)展關(guān)乎不忘初心、牢記遠大理想、堅守信念的教育,使得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、黨性更加堅強,黨自我凈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能力顯著(zhù)提高,黨的執政基礎和群眾基礎更加鞏固,為黨和國家各項事業(yè)發(fā)展提供了堅強政治保證。而面對極其嚴重的軍隊亂象,作為軍委主席的習近平同志,則提出“聽(tīng)黨指揮、能打勝仗、作風(fēng)優(yōu)良”的建軍原則,按照政治建軍、改革強軍、科技興軍、依法治軍的方略,一環(huán)扣一環(huán)、一策接一策地推進(jìn)軍隊現代化建設,一個(gè)正本清源、正氣充盈、革弊鼎新、重整行裝、務(wù)實(shí)干事、聚力強軍的政治生態(tài),正在迅速形成:虎虎生氣、堂堂正氣、融融暖氣布滿(mǎn)軍營(yíng)。

  而《矛盾論》作為中國化的辯證唯物主義,也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哲學(xué)思想的基礎。研讀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系列重要講話(huà)精神,我們會(huì )發(fā)現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對于《矛盾論》所揭示的內因與外因、主觀(guān)與客觀(guān)相互作用的規律;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及其相互轉化的規律;共性與個(gè)性、一般與特殊,矛盾同一性與斗爭性規律等等掌握的是那樣的嫻熟,運用的是那樣的自如。他的“中國”觀(guān)、“世界”觀(guān)中,他的治黨治軍治國戰略中,他的內政外交國防謀略中,處處充滿(mǎn)著(zhù)對個(gè)別與一般、個(gè)性與共性、矛盾的特殊性與普遍性的關(guān)系的處理,又是那樣的高超,無(wú)不令國人稱(chēng)道,讓世界驚嘆。比如,它所親自倡導的“一帶一路”,把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需要之個(gè)性,與沿線(xiàn)各國求發(fā)展的共性緊密結合起來(lái),獲得極為廣泛的支持。再比如,他運用矛盾的特殊性與普遍性原理,倡導建立人類(lèi)命運共同體,這一主張更是獲得眾多國家首腦的高度認可,并得到聯(lián)合國的首肯,載入多項決議之中。

  毛澤東同志創(chuàng )立了以“兩論”為核心的具有中國化、中國風(fēng)格、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。老一輩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家陳云同志十分強調學(xué)習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和毛澤東著(zhù)作。陳云同志建議中央提倡學(xué)習,主要是學(xué)習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,重點(diǎn)是學(xué)習毛澤東同志的哲學(xué)著(zhù)作。陳云同志說(shuō):“學(xué)習毛澤東同志的哲學(xué)著(zhù)作,受益很大。”“現在我們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學(xué),很需要從思想方法、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。”這是他終身受益的切實(shí)感受,也是老革命家對我們的殷切希望。這一教誨在今天仍然有很強的現實(shí)意義。當前我國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新的發(fā)展階段,進(jìn)入中華民族復興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。面臨著(zhù)偉大夢(mèng)想、偉大事業(yè)、偉大工程、偉大斗爭。偉大夢(mèng)想是目標,偉大事業(yè)是旗幟,偉大工程是基石,偉大斗爭是精神。理論是行動(dòng)的指南。這“四個(gè)偉大”,離不開(kāi)理論的指引,離不開(kāi)哲學(xué)的指導。在紀念“兩論”發(fā)表80年之際,我們一定要學(xué)習“兩論”、 運用“兩論”、堅持“兩論”同時(shí)還應當按照毛澤東同志的期望,根據新的實(shí)際,總結新的經(jīng)驗,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偉大事業(yè)中不斷豐富和發(fā)展“兩論”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極為重視理論、重視學(xué)習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,學(xué)風(fēng)是黨的優(yōu)良傳統和政治的優(yōu)勢,學(xué)習的目的是為了要推進(jìn)黨和國家事業(yè)的繁榮發(fā)展,更是為了思想建黨的必然要求。我們一定要認真學(xué)習領(lǐng)會(huì )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重要講話(huà)精神和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,要把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重要講話(huà)作為案頭卷、工具書(shū)、座右銘,不折不扣貫徹落實(shí),更好地形成生動(dòng)實(shí)踐,結出更多豐碩成果,推進(jìn)黨和人民的事業(yè)繁榮發(fā)展。為實(shí)現“兩個(gè)一百年”的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(mèng)而努力奮斗。

責任編輯:楊宏紅
關(guān)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(lián)系我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
版權所有: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 網(wǎng)站制作:甘肅新媒體集團每日甘肅網(wǎng)
中文域名:甘肅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備案編號:隴ICP備2022001803 投稿郵箱: gsjgdjwtg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