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bayburtgezi.com/sitemap.xml
您當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肅政務(wù)云  >  甘肅省直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 >  黨史博覽

女紅軍如何走過(guò)萬(wàn)水千山

簽發(fā)時(shí)間:2016/04/19/ 08:47  來(lái)源:解放日報

  戰爭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讓女性走開(kāi)。

  在那場(chǎng)舉世聞名的長(cháng)征中,各路紅軍戰勝了數十倍于己的“追剿”敵軍,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難險阻,取得了空前絕后的偉大勝利。而作為其中的特殊群體,2000多名女紅軍更是以女性特有的堅韌,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,與生命極限進(jìn)行頑強抗爭。為了革命的勝利,她們犧牲了自己的愛(ài)情、親生骨肉,甚至是年輕的生命。濃濃的情與愛(ài),譜寫(xiě)了一個(gè)個(gè)感天動(dòng)地的故事。

 

  長(cháng)征女紅軍知多少

  1934年10月,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利,中央紅軍8.6萬(wàn)余人被迫進(jìn)行戰略轉移。

  既然是戰略轉移,就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帶走。對于女同志參加長(cháng)征,中央當時(shí)規定了3個(gè)條件:一是共產(chǎn)黨員,政治可靠;二是有獨立工作能力,會(huì )做群眾工作;三是要身強體壯,能適應艱苦環(huán)境。

  經(jīng)過(guò)嚴格篩選和把關(guān),最終確定參加長(cháng)征的女同志共有32人:蔡暢、鄧穎超、康克清、賀子珍、劉英、劉群先、李堅真、李伯釗、錢(qián)希均、陳慧清、廖似光、謝飛、周越華、鄧六金、金維映、危秀英、楊厚珍、吳富蓮、鐘月林、甘棠、肖月華、危拱之、李建華、王泉媛、李桂英、謝小梅、曾玉、劉彩香、丘一涵、吳仲廉、彭儒、黃長(cháng)嬌。出發(fā)時(shí),彭儒、黃長(cháng)嬌因病留在蘇區,最后只有30名女紅軍跟隨中央紅軍踏上了漫漫征程。

  長(cháng)征開(kāi)始時(shí),這些女紅軍組成由劉群先任隊長(cháng)、金維映任政治委員的婦女隊,在中央縱隊工作團團長(cháng)董必武、副團長(cháng)徐特立的帶領(lǐng)下,與中央縱隊衛生部一起行動(dòng)。到達貴州黎平后,編為干部休養連。其中一部分人因傷病、懷孕或體弱為休養員;一部分為工作組組員,擔任調查土豪、宣傳群眾、尋找民夫等任務(wù);一部分則為政治戰士,主要任務(wù)是隨擔架行軍、做好擔架排和運輸班工作、穩定民夫情緒,以及打土豪、籌糧籌款等。

  中央紅軍離開(kāi)貴州后,謝小梅、甘棠、李桂英三人被留下參加地方工作。與紅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會(huì )師后,吳富蓮、王泉媛、吳仲廉被派到紅四方面軍工作,并參加了西路軍,經(jīng)歷了失敗、被俘等種種磨難??悼饲?、李伯釗等曾一度到紅四、紅二方面軍工作,后輾轉來(lái)到陜北。最終,參加中央紅軍長(cháng)征的30名女紅軍中只有24人勝利到達陜北。

  11月16日,紅25軍3000余人打出“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”的旗號,從河南省羅山縣何家沖出發(fā)長(cháng)征,成為人數最少的一支長(cháng)征隊伍。其中,周東屏、戴覺(jué)敏、曾繼蘭、曹宗凱、田喜蘭、余國清、張秀蘭等7名女紅軍都是隨軍醫院的護士。戰斗中,她們不顧個(gè)人安危,轉移傷員,包扎護理,悉心照料。部隊缺少藥品,他們就到荒山野地里采集草藥,為戰士們療傷,被大家親切地稱(chēng)為“七仙女”。后來(lái),曾繼蘭、曹宗凱犧牲在長(cháng)征路上,另外5人堅持走到了陜北。

  11月19日,賀龍、蕭克率紅二方面軍(紅2、紅6軍團)1.7萬(wàn)余人由湖南桑植劉家坪等地出發(fā),撤離湘鄂川黔蘇區,實(shí)施戰略轉移。

  出發(fā)前,紅2、紅6軍團對部隊中的老弱病殘、婦女兒童及醫院、兵工廠(chǎng)等不便于長(cháng)途行軍的人員與單位都作了妥善安置。隨隊長(cháng)征的女紅軍只有李貞、陳琮英、戚元德、陳羅英、馬憶湘、蹇先任、蹇先佛等21人。

  這些女紅軍沒(méi)有單獨編隊,也沒(méi)有統一的組織,而是被分散在各個(gè)單位中。她們中有干部、機要員、宣傳隊員、護理員、炊事員等,有的是姐妹,有的是母女。

  蹇先任帶著(zhù)剛剛出生19天的賀龍之女賀捷生踏上了長(cháng)征之路。許多年后,賀捷生回憶道:“每天行軍時(shí),母親怕樹(shù)枝劃了我,就用布袋子兜著(zhù)我。她把布袋掛在胸前,這樣她可以時(shí)時(shí)照看著(zhù)我。母親行軍時(shí)的搖晃,天上飛機的轟鳴,地上的槍炮聲,出生不滿(mǎn)1個(gè)月的我,就是在這種奇特的搖籃曲伴奏下活下來(lái)的。”

  1935年3月,紅四方面軍近10萬(wàn)人撤離川陜蘇區,強渡嘉陵江,踏上了長(cháng)達18個(gè)月、漫漫萬(wàn)里的征程。

  在這支隊伍中,有中國工農紅軍歷史上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婦女作戰部隊——婦女獨立師。最初,婦女獨立師有2000多人,是長(cháng)征隊伍中女紅軍人數最多的一支部隊,但損失也最大,最終到達陜北的只有300多人。

  1936年10月,剛剛走完長(cháng)征的婦女獨立師縮編為婦女抗日先鋒團,下轄3個(gè)營(yíng)9個(gè)連,共1300余人,隨紅四方面軍總部踏上了無(wú)比艱辛的西征路。經(jīng)過(guò)半年多的浴血奮戰,婦女團在祁連山全軍覆沒(méi),只有數十人歷經(jīng)種種磨難后重新回到了革命隊伍中。

 

  刻骨銘心的苦樂(lè )記憶

  在艱苦卓絕的長(cháng)征途中,許多女紅軍犧牲在戰斗中,倒在行軍路上。有幸走完長(cháng)征、最終見(jiàn)證了新中國誕生的人,也或因長(cháng)期勞累、營(yíng)養不良,導致終生不育;或因行軍不便,不得已將戰火中誕生的至親骨肉遺棄,一輩子生活在思念和愧疚當中。然而,經(jīng)年以后,沉淀在這些女紅軍記憶深處的,除了艱難和困苦,更多的是那種以苦為樂(lè )的樂(lè )觀(guān)精神和革命必勝的信念。

  長(cháng)征途中,女紅軍的衣食住行幾乎都是最原始的。據劉英回憶:從中央蘇區出發(fā)時(shí),她的全部家當就是一條毯子、幾件必備的換洗衣裳和大約夠吃10天的口糧,所有東西打成一個(gè)背包。腰帶上掛著(zhù)一個(gè)搪瓷缸,走起路來(lái)叮當作響。遇上陰雨天經(jīng)常被淋成“落湯雞”,在嚴重缺水的地方則是滿(mǎn)身灰塵。

  惡劣的自然條件和嚴重的物資匱乏,讓這些正值豆蔻年華的女紅軍性別意識越來(lái)越淡。長(cháng)發(fā)是肯定不能留的,不僅是因為在作戰時(shí)要防止被敵人認出是女的,還因為基本的清洗都成問(wèn)題,不少人的頭上都有虱子。對此,彭德懷曾開(kāi)玩笑:“無(wú)虱不成軍,沒(méi)有虱子的不算長(cháng)征干部!”每當宿營(yíng)時(shí),無(wú)論男女老少、職務(wù)高低,都有一項“必修課”——捉虱子。

  而最令女紅軍頭痛的莫過(guò)于遭遇生理期。為了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,部隊不停地趕路。盡管腹部絞痛、兩腿發(fā)抖,女紅軍們也只能捂著(zhù)肚子一步步往前挪。宿營(yíng)時(shí),往往三五人擠在一起,才能勉強躺臥在冰冷潮濕的地上,有人居然練就了站著(zhù)睡覺(jué)的本事。

  在長(cháng)達數月、甚至1年多的行軍中,不斷有人因傷病掉隊。當時(shí)有項規定,對實(shí)在走不動(dòng)的傷病員,部隊會(huì )給8塊大洋,將其留在當地老百姓家里休養。因而,在女紅軍中叫響著(zhù)這樣的口號:“不掉隊,不戴花,不當俘虜,不得八塊錢(qián)。”

  女戰士姜秀英的腳趾被凍壞了,為了跟上行軍隊伍,她從老鄉家里借來(lái)斧頭,毅然把潰爛的腳趾砍掉。

  曾任康克清警衛員的女戰士羅坤,當時(shí)只有13歲。她帶著(zhù)11個(gè)“紅小鬼”外出宣傳遲歸,回來(lái)時(shí)部隊已經(jīng)北上。一路上,他們靠乞討、挖野菜過(guò)活,戰勝了疾病、饑餓,躲過(guò)了野獸、土匪,終于在3個(gè)多月后追上了隊伍。

  紅四方面軍婦女運輸連連長(cháng)王澤南更是一位用“三寸金蓮”征服萬(wàn)水千山的傳奇人物。過(guò)雪山時(shí),她唱起自編的歌謠來(lái)鼓勵戰友:“裹腳要用布和棕,包得不緊又不松。到了山頂莫停留,革命道路不能停。”多少人在她的感染下堅持了下來(lái)。

  過(guò)草地時(shí),為了生存,樹(shù)皮、草根、皮帶、皮鞋,女紅軍們幾乎什么都吃過(guò)。劉伯承元帥的夫人汪榮華曾回憶:“深秋來(lái)臨,寒風(fēng)凜冽,我們身著(zhù)單衣,在無(wú)垠的沼澤地里行軍,兩腳泡在又臭又冷的水里,糧食越來(lái)越少,不幾天,我們就把剛進(jìn)草地時(shí)帶的一袋青稞面和一塊雞蛋大的鹽巴吃光了。大家只得吃野菜,有的把臉都吃腫了。最后連野菜也不好找到,只好找來(lái)一些牛皮,把皮上的毛燒掉,用水煮著(zhù)吃。”為了把牛皮鞋底制作成“美味佳肴”,女紅軍們還編了一首打油詩(shī):“牛皮鞋底六寸長(cháng),草地中間好干糧;開(kāi)水煮來(lái)別有味,野火燒后分外香。兩寸拿來(lái)熬野菜,兩寸拿來(lái)做清湯;一菜一湯好花樣,留下兩寸戰友嘗。”

 

  歷險·愛(ài)情·訣別

  歷時(shí)兩年的長(cháng)征征途上,英勇堅韌的女紅軍們所經(jīng)歷的遠遠不止是艱苦、病痛和危險,有時(shí)候,收獲甜蜜的愛(ài)情與面對錐心的訣別就在片刻之間。

  時(shí)任“紅章”縱隊巡視員、第三梯隊政治部主任、中央隊秘書(shū)長(cháng)劉英就在長(cháng)征中收獲了愛(ài)情。

  早在中央蘇區時(shí),像劉英這樣上過(guò)女子師范、遠赴蘇聯(lián)留學(xué)的女秀才是很引人注目的。那時(shí),她已二十八九歲了,丈夫林蔚也已經(jīng)犧牲了五六年。在不缺乏追求者的情況下,她依然獨自生活這讓許多同志都不理解。

  當毛澤東在一次閑聊中問(wèn)及此事時(shí),劉英大方地回答說(shuō):“我怕生孩子。女同志有了孩子就不能工作,我要工作,所以不結婚。”

  毛澤東故意把面孔一板,說(shuō):“那不行,你一定要找一個(gè)。”不知是有意還是無(wú)意,毛澤東鄭重地對她說(shuō):“洛甫這個(gè)人不錯的!”

  長(cháng)征路上,劉英調任中央隊秘書(shū)長(cháng),與張聞天在一起工作,相互了解越來(lái)越深。

  當時(shí),毛澤東、張聞天、朱德、周恩來(lái)等人經(jīng)常在一起開(kāi)會(huì ),劉英就負責做記錄。張聞天有一支鋼筆,每到開(kāi)會(huì )需要做記錄時(shí),他就把鋼筆借給劉英。會(huì )后,他總是將記錄審查一遍,將不確切的地方改正過(guò)來(lái)。劉英那時(shí)沒(méi)有警衛員,張聞天便在他的警衛員中分一個(gè)照顧她。就這樣,兩人在心底漸漸相愛(ài)。但劉英一想到結婚生孩子會(huì )影響工作,便刻意與張聞天保持著(zhù)距離。

  一心想做他們“紅娘”的毛澤東看在眼里,急在心頭。一次,他故作緊張地告訴劉英:“不得了,洛甫在馬上打瞌睡,四腳朝天滾下山去了。”劉英嚇了一跳,滿(mǎn)臉焦急地問(wèn):“他摔傷了沒(méi)有?”見(jiàn)劉英這么緊張,毛澤東哈哈大笑起來(lái),慢條斯理地說(shuō):“莫急,莫急,洛甫他沒(méi)有受傷,大概是你劉英在保佑吧!”末了還不忘念了一首打油詩(shī):“洛甫洛甫真英豪,不會(huì )騎馬會(huì )跌跤。四腳朝天跌得巧,沒(méi)傷胳膊沒(méi)傷腦。”劉英一下子漲紅了臉。

  直到長(cháng)征結束后,劉英和張聞天才在瓦窯堡正式結為夫妻。在《我和張聞天命運與共的歷程》一書(shū)中,劉英幸福地回憶道:“分給我們一孔石窯洞,挺漂亮。革命有了‘家’,我和聞天也成了家。沒(méi)有舉行任何儀式,也沒(méi)有請客,情投意合,環(huán)境許可,兩個(gè)行李卷合在一起就是了。”倒是毛澤東從直羅鎮回到瓦窯堡后,立即來(lái)到兩人的窯洞,鬧了鬧洞房。

  1935年1月,中央紅軍進(jìn)占遵義時(shí),干部休養連的王泉媛和當時(shí)在國家保衛局工作的王首道一起被借調到地方工作部。工作中,二人漸漸產(chǎn)生了感情。細心的蔡暢、李堅貞和金維映給他們牽了紅線(xiàn),二人破例在長(cháng)征途中成婚。

  王泉媛后來(lái)回憶,新婚之夜王首道送給她一把3號小手槍和8粒子彈,“按照家鄉的風(fēng)俗,我該送他一雙親手納的千層底布鞋,但在當時(shí),哪有時(shí)間和材料做呀。”

  新婚第二天,部隊就要撤離遵義。此后,由于連續的行軍和打仗,直到6月26日,王泉媛隨中央衛生部到兩河口時(shí)夫妻倆才再次相見(jiàn)。但誰(shuí)也沒(méi)想到,這晚之后,二人再次相見(jiàn)已是近半個(gè)世紀之后。

  紅一、紅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勝利會(huì )師后,王泉媛被調到紅四方面軍工作,后被任命為婦女抗日先鋒團團長(cháng),隨大軍西征。

  1937年3月,西路軍在河西走廊與馬家軍血戰,損失慘重,王泉媛被俘。近3年的時(shí)間里,王泉媛飽受敵人的嚴刑凌辱。在歷盡艱險逃出牢籠后,找不到組織,也找不到自己的丈夫,王泉媛不知所措,絕望之際,只好沿途乞討回到了江西泰和老家。

  1982年夏,王泉媛來(lái)到北京,請康克清作證為自己恢復黨籍。當她辦完事準備離京時(shí)被告知,已擔任全國政協(xié)副主席的王首道馬上要來(lái)看望她。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年近古稀的王泉媛忍不住流下眼淚,嘴里不停地念叨著(zhù):“總算見(jiàn)到了,總算見(jiàn)到了……”

  1994年,王泉媛再次到北京時(shí),見(jiàn)到了病中的王首道。這次,王泉媛為王首道帶來(lái)了一雙親手做的千層底黑布鞋。王首道雙手顫抖著(zhù)接過(guò)布鞋,老淚縱橫:“你沒(méi)有忘記遵義時(shí)的諾言!”王首道挽起了王泉媛的胳膊,由他的女兒為兩位老人拍下了他們有生以來(lái)的第一張也是最后一張合影。

 

  我軍唯一的女性作戰部隊

  在所有參加過(guò)長(cháng)征的女紅軍中,最為奇特的就是紅四方面軍中那支訓練有素、驍勇善戰的戰斗部隊——婦女獨立師。

  這支由清一色女性組成的部隊于1935年2月底在四川旺蒼縣王廟街整編成立,全師編制2500多人,下轄兩個(gè)團。

  師長(cháng)張琴秋是我軍歷史上少有的女將領(lǐng)。她領(lǐng)導隊伍單獨行動(dòng)或配合主力部隊進(jìn)行了大大小小數十次戰斗。能征善戰、攻堅克難,不論我軍還是敵軍,誰(shuí)也不敢小瞧這支娘子軍。

  3月29日凌晨,紅四方面軍第1梯隊渡過(guò)長(cháng)江,向敵兩翼和縱深發(fā)展。婦女獨立師第1團編入第2梯隊渡江。4月3日,攻占劍閣,第1團擔負起守城阻援任務(wù)。劍閣縣是“一夫當關(guān)、萬(wàn)夫莫開(kāi)”的劍門(mén)關(guān)所在地,由川軍田頌堯一個(gè)旅駐防??h城雖被紅軍攻克,敵軍也被打得潰不成軍,但敵人不甘心失敗,援軍正在趕來(lái)。針對敵情,張琴秋命令部隊穩扎穩打、以逸待勞,等敵軍貼近后再進(jìn)行打擊。增援而來(lái)的敵軍本來(lái)就斗志不高,還沒(méi)站穩,就被占據了有利地形的紅軍打得無(wú)力還擊。

  戰事膠著(zhù)時(shí),女紅軍開(kāi)始戰場(chǎng)喊話(huà),發(fā)動(dòng)心理攻勢。原以為守城的是紅軍主力的敵軍一聽(tīng),頓時(shí)來(lái)了勁,叫囂著(zhù):“原來(lái)盡是些婆娘!沖上去!哪個(gè)逮到哪個(gè)領(lǐng)回去!”他們哪里曉得,這些“婆娘”可不簡(jiǎn)單,打起仗來(lái)沉著(zhù)勇猛,不但他們一個(gè)都帶不走,反而在激戰兩晝夜后全軍覆沒(méi)。第1團俘獲包括該旅旅長(cháng)在內的百余人,還繳獲不少槍支彈藥。

  第2團在渡江戰役中雖然沒(méi)有擔負正面進(jìn)攻,但她們的任務(wù)同樣艱巨——將從陜南戰役前線(xiàn)撤下來(lái)的1200名傷員從旺蒼壩、廟兒灣兩地徒步送到近百里外的蒼溪縣永寧鋪兵站。

  前往永寧鋪要翻山越嶺、趟河過(guò)澗,路途十分艱難。執行運送任務(wù)的戰士李秀英后來(lái)回憶說(shuō):“先頭部隊強登西岸,工兵迅速在江上架起了臨時(shí)的竹扎便橋,這便橋就成為我們轉送傷員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由于大批戰斗部隊穿行及敵人炮火的轟擊,橋面多處損壞,有不少窟窿,稍不留意,就有掉入急流被沖走的危險……”

  跑過(guò)晃動(dòng)的浮橋還不算最艱難。為了保證傷員的安全并減輕其痛苦,女紅軍抬擔架過(guò)河時(shí)需將傷員舉過(guò)頭頂,上土坡時(shí)前面的女戰士要跪在地上,用手指摳住路面往上爬。很快,女戰士的膝蓋、臂肘、手指就磨破了,殷紅的鮮血淌在土路上。有的女戰士為保護傷員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經(jīng)過(guò)一天一夜的長(cháng)途跋涉,第2團官兵終于圓滿(mǎn)完成了轉移傷員的任務(wù)。

責任編輯:楊宏紅
關(guān)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(lián)系我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
版權所有:中共甘肅省委直屬機關(guān)工作委員會(huì ) 網(wǎng)站制作:甘肅新媒體集團每日甘肅網(wǎng)
中文域名:甘肅機關(guān)黨建網(wǎng) 備案編號:隴ICP備2022001803 投稿郵箱: gsjgdjwtg@163.com